Webhostingtalk资讯网

总理鼓励电商下乡 规避“三大忌”才是真红利

2016-04-13 17:47
作者:admin

农村已成为电商行业的“新蓝海”这点已经毋庸置疑,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明确表示要加强和支持电商下乡工作。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之下,农村在拉动内需,增加消费确实有着明显优势,但铁哥依然要在此提醒诸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进军农村市场的电商企业们,农村市场的特殊性使得电商企业无法完全拷贝城市电商的思维和做法,如若不然其电商下乡是必然要失败的。

农村电商大忌一:电商成为产品倾销平台

主流电商平台多采取低价手段,以“实体”形式刺激农村居民的下单欲望,这在短期内来看虽然可带来销售量的激增,但长久来看,这条路是难以走远的。

在铁哥看来,农村一方面为当今重要的“拉动销售市场”,而另一方面农村亦是产品生产基地,各地农村多有土特产品以及加工类产品,由于缺乏销售渠道以及相应品牌支持,此前发展一直相对缓慢,亟需电商平台的支持。

如若电商平台能够以重建农村零售生态为己任,在农村实行销售与生产的双刺激,从现实角度看,利于电商平台品牌在农村的放大,从社会责任感角度而言,电商平台在此承担了“商业重塑”的发起者和推动者,可有望加速了农村的商业文明发展速度。

以上对电商企业虽然理想,但又非所有电商企业都可落实。农村特产多为生鲜,物流门槛之高以令不少电商企业望而却步。而部分在此有传统优势的企业则有望借“电商下乡”进入高速发展通道。

物流为农村电商第一难,解决物流意味着电商企业在物理层面才有可能实现了产品的双向流动,农村的商业生态重塑也由此开始。

农村电商大忌二:忽略综合电商人才培养

电商在农村作为新的商业形态,对人才的要求也远超过其他零售形式。铁哥也走访过不少地区的所谓“电商孵化器”,内部多以电商具体实操为主要培训项目,诸如:修图、上货、商品标题、客服等等。这些培训项目虽然可满足一时之需,在长期看来,所谓的农村电商人才沦为“工具”,这显然无法新的商业生态的人才需求。

今年两会,苏宁易购董事长张向东提案要聚焦农村电商人才问题,通过政府牵头,电商企业的广泛参与,对农村电商人才进行大数据、商业模式等全方位的培训,使电商人才成为产品种植或生产到销售再到营销和品牌建设的复合型人才。

所谓“匠才”与“人才”区别在于,匠才只具备解决一时问题的能力,缺乏长远的规划和现代的商业素养,而人才则为能掌握商业的基本规律,可以举一反三来适应未来复杂的商业变革。

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的电商企业如果能明白此中道理,将农村电商人才视为新商业的落实者和推动者,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将会少走许多弯路。

农村电商大忌三:以高社会成本拉动增长

当今农村电商基本有以下三种形态:1.农村淘宝的“农村合伙人”,兼具销售和农产品产品双重任务; 2.。京东的“电商推广员”,以兼职形式将产品倾销至农村。

以上三种形态,虽各有优点,但铁哥依然提醒诸位能够从社会效率的最大化角度去评判其优劣。

以农村淘宝为例,其要求合伙人必须是全职形式,可有效提高合伙人层面服务的可控性,合伙人以成交佣金获得收益,则又有主观能动性提高工作效率。

而我们再比较京东的推广员,虽然是兼职形式,表面看成本并不高,但由于是兼职,平台对推广员的约束力相对较弱,推官员为短期利益一旦有不合规做法,将极大打击刚刚对电商有认同的农村居民的信心,对电商在农村的影响甚大。虽然低成本,但以消耗用户珍贵的认可度并非意味着高效率。

因此,农村市场的特殊性,电商平台在下乡过程中必然要进行百分百的投入和呵护,才是高效率低成本思路的本质。只有产品和服务的标准可控化,有利于快速获得用户的认可。

总理将电商下乡作为重要工作安排体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但这并非意味着电商企业可凭政策进入红利期,如果无法规避以上三点,铁哥劝诸位公司就不要搅农村电商这摊水了。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